当前位置:浙江杭投发展集团有限公司社会18岁杀人犯向法官微笑求死,拒向受害家属道歉,背后故事值得深思
18岁杀人犯向法官微笑求死,拒向受害家属道歉,背后故事值得深思
2022-11-23

心理学的研究认为:1岁前的婴儿得不到好的照顾,容易成为重型精神疾病患者,譬如精神分裂症或人格障碍;3岁前的幼儿得到虐待的话,容易成为人格障碍;4-6岁的儿童如果发展不好,则容易成为神经症患者,受到的伤害越早,一个人产生的心理问题就可能越重,在幼年遭受一些伤害,就会容易塑造一些不正常的人格,很多罪犯都是这样的情况。

在我们的概念中一般杀手都是穷凶恶徒,恶贯满盈,杀人不眨眼,什么样的会在自己残忍杀害别人以后,在法庭上笑容满面,有两个比较著名的微笑杀手一个是胡益华,另一个就是马金库,胡益华他的微笑是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别人越痛苦,他就越高兴,是典型的反社会人格,那马金库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马金库不像胡益华,他不像是反社会人格,比较偏向社会回避障碍,他主要是自己内心极度地自卑特别地敏感,心理研究发现,很多自卑的人会有破坏欲,靠破坏美好的东西,把优秀于自己和强于自己的人置于惨烈的地步来消解自己内心的壁垒,因此来弥补自己内心的自卑感,马金库最终会犯罪也是如此。

童年不幸

他会形成这样的性格跟他自己的人生经历脱离不了关系,他的人生开端就是从一个悲剧的开始,小时候由于他的父亲嗜赌成性,母亲便跟父亲离婚,父母离婚后他又被自己的继母虐待,导致他斜视耳聋,没多久父亲又因杀人入狱,他成了杀人犯的儿子,这个包袱背在他的身上,致使他的内心极度地自卑,所以小时候就没有朋友,同龄人也欺辱他,所以他性格也很孤僻。

多余的人

父亲判刑以后,他来到母亲身边,本来成绩很优异的他,却因为继父嫌弃他,甚至继父因为他还跟母亲离婚,不愿意供养他读书,母亲虽想努力地供养他,终究是能力不够,所以他只能辍学,导致他的大学梦就这样破碎。后续跟随母亲再嫁,三个父亲,两个母亲,三个家庭他都是成为了那个最多余的人,连其他的亲戚也一同看不起他,更加加剧他的自卑感。

感情受挫想自杀

亲情没有给他足够的温暖,爱情也再次让他受伤,因为他社交能力差,现实生活没有朋友,所以社交就寄托在网络,他在网络与一个女孩萌发情愫,没有情感经历单纯的他,跟这个女孩相处了4年,可最终人家还是把他给抛弃了,感情上的受挫,对他是一次巨大的打击,他变得越来越不喜欢与人交流,一度产生了自杀的想法。

心生歹意

经历亲情爱情的打击,生活并没有给他太多的安慰,在工作上依旧是波折不断,工友们因为他身体的残缺,经常嘲笑他,有了自杀念头他早已经给自己买好了安眠药,可还没来得及自杀,他就成了杀人犯,2011年5月22日,早晨6点多,马金库被老板叫起来卸货,可他这样对生活没有什么想法的人,又怎么想干活,于是想说懒觉的他,便把自己买的安眠药,投到了员工食物里,以为这样大家就可以不用干活。

没多久工友们出现呕吐,恶心,肚疼等症状,只有马金库没事。正在休息的他,却被老板儿媳尹女士叫起来帮忙去给她修电灯,修完电灯尹女士还要他帮忙照看孩子,对于这个孩子他很不喜欢,因为老板一家人都对这个孙子特别地宠爱,同事也都赶着巴结,童年不幸的他,看到这个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小孩,他非常地羡慕与嫉妒,还曾把安眠药倒在孩子饮料中过。

所以当尹女士要他照顾孩子的时候,他又怎么可能会愿意带,他拒绝了尹女士的要求,可这时尹女士生气地说了一句“你是打工的,让你哄你就哄”就是这句话深深的刺痛了他的内心,他讨厌别人的轻视,让他埋藏在内心多年的情绪全都爆发了出来,他拿起斧头就对着尹女士砍,还有那个他羡慕的孩子也没有放过,完事之后,他还偷走了一些财物。

他的行为已经构成盗窃罪和故意杀人罪,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四条规定,盗窃罪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他残忍杀害尹女士和小孩子的行为构成故意杀人罪,造成的后果极其严重,给社会造成了严重的负面影响,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条,故意杀人的,处死刑、无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情节较轻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他这样是属于情节严重的犯故意杀人罪,最高可判处死刑。

2013年12月11日,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马金库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以盗窃罪,判处其有期徒刑七年,剥夺政治权利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七千元。决定执行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罚金人民币七千元。

如果成绩优异的他当初能够继续学习,可能不会走上这条道路,虽然他不幸的童年与遭遇不能成为他杀人的理由,但不可否认这些对于他犯罪多多少少都有影响。法庭上他一直在微笑着,在恳求法官赶紧判自己死刑,却不愿意向死者家属道歉,其实他内心还是存有一丝温暖,在案发前他还把工资给了母亲贴补家用,会懂得体贴母亲的辛苦,时常会把腿靠在母亲的腿上,渴望得到母亲的关爱,也是个会跟女孩情愫萌发四年的18岁青年,但他的遭遇导致他内心极度自卑,心理扭曲最终走向犯罪。